欢迎来到 - 688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伤感文章 > 伤感故事 >

世界杯足球彩票:这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故事:要给死者最后的尊严

时间:2018-03-27 05:50 点击:
这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故事:要给死者最后的尊严,救援队 尸体

(原标题:一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悲伤故事)

最近几天,牛振西的电话隔十分钟就会响一次,他甚至很害怕电话响起,不是怕麻烦,而是每串电话铃声,都可能牵出一个家庭破碎的讯息。

一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悲伤故事

牛振西和义务救援队几名骨干队员执行任务后合影。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摄

岸边,牛振西和刘会章来回奔走,紧盯着河水中可能露出的浑浊气泡,正当午,38℃的高温,T恤湿哒哒地黏在背上。

7月24日的黄河上空没有太阳,被灰蒙蒙的雾笼罩。

更高的黄河大堤上,并排站着男男女女,交头接耳,掩口而言。前一天,一名17岁的女孩在郑州北黄河滩不慎落水,郑州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牛振西带领四名队员现场打捞。三名队员潜水搜救,牛振西和刘会章岸边接应。

这是这支民间义务救援队成立12年来的第447次打捞,遇到的第330名受害者。

高温酷暑,人们本能地近水,平时嘱咐最多的“注意安全”,经常在这里淡漠,当所有的事故汇集到救援队员身上,可能没人比他们更能体会这淡漠引发的杀伤力。

今年高考结束,一位考生玩耍时不慎落水,尸体捞上来两天后,录取通知书到了;两周前,一男子酒后驾车,一头扎进黄河,河中还和妻子通话:“我不知道在哪里,周围全是水……”话没说完便断了线;郑东新区人工湖边,一对父母花十块钱买了个救生圈,把孩子独自放到湖里,自己在旁边树林绑了吊床休息,一阵风吹过,救生圈还在,孩子没了。

牛振西说,每次打捞,心底就注定多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他们始终在和黄河抢人命,尽管绝大部分对抗,都没能打捞上来生机。

但这么多年,他们摸清了当地每一条河道,懂得了黄河的险,学会最大限度地去尊重那些遗体,也在不停向外界传播,生命可贵。

一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悲伤故事

救援队员在漩涡中执行搜救任务。

不能说“失败”

跟着水泡奔走的,还有女孩的父母。

从7月23日到24日,他们一直在女儿落水的地方。附近村民说,“俩人就这么走了一天一夜。”

打捞五个小时后,24日下午1点54分,河里水泡浮动,扩散出三圈波纹,打捞队员梁年林、孙兵、孙文学陆续钻出水面。

上岸后,队员们什么都没说,默默收拾装备,队长牛振西对家属说,“天热,别在岸边守着了,在旁边租个房吧,三天后,她能出来就出来了。”

这是一次不成功的打捞,但不管对家属还是对自己的队员,牛振西都没有说出“失败”两个字。

黄河沿岸很多居民都知道,母亲河面善性恶,“掉到黄河里,很难救活;死到黄河里,很难找到。”

牛振西的队伍在其他水域行动成功率达到70%,在黄河里只有20%。这次行动前他就判断,打捞出来的希望渺茫。23日下午,他已安排一拨队员搜寻五个小时。

但牛振西知道,“希望”对于家属来说很重要,“毕竟家人还要活着。”

三天前,也是这个地方,一个18岁的男孩落水,三波救援队打捞三天,没找到遗体,男孩的父母和他们一样“来回走,边走边哭。”最后双双中暑倒下了,两天后,男孩的遗体在20公里外浮出水面。

牛振西说,按照一般规律,人溺水后,尸体在三天后会浮上来,“但黄河情况复杂,这种几率会大大变小。”

附近围观的渔民也纷纷摇头,“黄河水底很多废弃的渔网,还有深沟,指不定挡在什么地方。”

一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悲伤故事

牛振西在救援现场。

两年前,一个见义勇为的大学生在黄河落水,几百人搜索了半个月也没找到人,两年了,至今不见踪影。

牛振西用两天前男孩的例子安慰女孩的父母。

为了找到女儿,这对父母自己又找了打捞队,花了一万多块钱。来自农村的父亲只有40出头,还在不停按着键盘已经磨得没有数字的老式手机,联系收费的打捞队。

牛振西不想让他再花钱了,“弄不好人财两空,活着的人怎么活下去?”

救援队车子启动的时候,牛振西又把头探出车窗,“别花钱了,孩子该出来,就出来了。”

女孩的父亲对牛振西和队员们双手合十,“嗯,我听你们的。”

扭过头,55岁的牛振西眼圈红了。经历了几百次这样的场面,还是忍不住,他知道这位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,内心有多无力和悲伤。车已经开出去500米,老牛突然想下去再给他告一次别,被队员们拦住了,“懂了就好了。”

一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悲伤故事

家属在岸边焦急地等待。

“我懂他们的悲伤”

一支水上救援队和330个悲伤故事

牛振西懂这个父亲,这个父亲似乎也知道牛振西懂他。

救援队伍刚到场时,母亲没有出现,人们说她已经走不成路了。只有父亲迎上来给队员们打招呼,介绍情况,队员们下水,别的亲戚退到岸边,只有他扶着孩子妈在岸边跟随潜水员来回走,还不停劝孩子妈,“你到岸边歇歇吧,孩子出来了,我叫你”。

牛振西一眼就看出,孩子的爸爸“一直绷着”。

行动快结束的时候,牛振西领着这位父亲上了车。

车门一关,父亲就崩溃了。他哭得全身僵直,头直挺挺地抵在车后座上。

平静下来,他说,女儿的愿望算是实现了吧。17岁,刚读完高二,成绩很好。过暑假,孩子说想到郑州看看大学的样子。走了几所大学的校园,女儿欣喜地打电话,“爸,我一年后肯定在郑州读大学了。”准备回家了,亲戚带着她到黄河滩玩,趟水,孩子掉进了深水区。

“你觉得我女儿真的死了吗?我咋觉着她还活着,她肯定是在哪个地方上岸了,迷路了”。

“不管花多少钱,我要把她接回家,埋在自家的田里,我不去打工了,哪儿也不去了,就在家种地,每天上地,就能看到我女儿”。

牛振西在旁边一声不吭,听这位父亲哭诉了二十多分钟。

“他需要哭出来。”

落水事故多种多样,但家属的悲伤一模一样,“都是悲痛欲绝”。

牛振西和封丘县一个女孩的母亲联系了一年多,“一年多,她才走出来”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